当前位置:首页 / 文章

“姑娘,他娶你不过是因为你家有钱”

发布时间:2020/09/20   阅读次数:252    作者:唯有爱征婚网
  “恭喜呀!你要当妈妈了。”  李云从笑容满面的医生那里接过B超单,到现在已经在妇产科室外坐了半个多小时了。  因为她还没想好,这个孩子,她是生,
为你推荐 更改我的择偶要求

橙子

姗姗

浅若清风

鬼鬼~可爱

巧克力

遇见...

以后的以后


  “恭喜呀!你要当妈妈了。”

  李云从笑容满面的医生那里接过B超单,到现在已经在妇产科室外坐了半个多小时了。

  因为她还没想好,这个孩子,她是生,还是不生。

  不时有好奇,悲怜,同情的目光打在李云身上,可她却像感知不到一般。

  摸着自己尚还平平的小腹叹了口气:“宝宝,你来的也太巧了。”

  李云提着瓜果蔬菜到家时,离苏明下班回家的时间已经很近了。

  她匆匆随手把包放在客厅,就急急洗手钻进了厨房。

  “哪个母亲会忍心不要自己的亲骨肉呢?何况自己也刚好处在最佳生育年纪。

  直接告诉苏明:“你要当爸爸了?这感觉好奇怪,其他姐妹都是怎样让自己的丈夫知道,他要做爸爸的事的呢?”

  李云边在油烟里忙碌着,边思考着这个让她尴尬得不知如何是好的问题。

  “云,李云?”

  “诶哟,你吓我一大跳哇你。”李云轻轻拍了拍自己快蹦到嗓子眼的心脏。

  还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小肚子。

  “刚我在厨房门口都叫了你好多声了。”苏明愧疚地挠了挠头。

  转而疑惑地问李云:“你刚在想什么?想得这么入神,连我扯着嗓子叫你都没听到。”

  李云张了张嘴,却是把满肚子的想法又给咽回了肚子里。

  “没什么,你快去洗手,去客厅休息吧。上一天班了,不累呀。饭马上就好,我还有两个菜。”

  “不用我帮忙,帮你打打下手吗?”

  “不用不用了,你去休息就好。”说着,苏明就被李云赶出了厨房。

  苏明边打开电视,边想,今天李云怎么哪里怪怪的?

  苏明回头又看了一眼厨房,一不留神,好巧不巧地,他一屁股坐到了李云急忙中随手放在沙发的手提包上了。

  被硌到了的苏明,皱着眉把自己屁股底下的“异物”拿了起来。

  “怪,真是怪!李云她今天究竟是怎么回事?她以前可从不会把自己的包放在外面,她像今天这样大大咧咧的时候还真是少见哈。”

  苏明撇了撇嘴,随手替李云把包放好,却意外地看到有张写着“什么医院”的单子从包里面露出了个小角。

  苏明平常也不是个好奇心强的人,再说他也没有乱动李云东西的习惯。

  可李云今天行为的种种不对劲,现在又是什么医院单,这一切联想让苏明实在是担心。

  苏明做贼心虚地看了几眼正在厨房里忙来忙去的李云,才敢悄悄地打开了她的包。

  看完整张单子后,苏明彻底不淡定了:“他,又要做爸爸了?这次是真的,他要有自己的孩子了?!”

  苏明整个人都兴奋起来,那感觉就像被一把火点着了,哪里还顾得上电视里的主持人正讲解着他最爱的篮球节目。

  他一个跃起,风风火火走到离厨房两步远的距离,却又猛地顿住了脚步。

  “我这样是不是太突兀,太莽撞了?李云她刚刚走神肯定是在想这件事,她都没做好准备怎么跟我说,要是我现在闯进去,肯定会把她又吓一跳的。”

  苏明纠结得在厨房门口转了几个圈。

  “怎么办,怎么办?不然我还是等李云她亲自跟我说吧,也许她也想给我个惊喜。”苏明嘴角带笑,幸福地盯着李云的背影看了好一会儿才回到客厅。

  “嗯,要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。”苏明努力把自己的注意力放到精彩的篮球赛上。

  可他知道,自己的心早就飞走了,一会儿飞到“孕单”上,一会儿飞到厨房里。

  直到李云菜终于上齐了,苏明才如获新生。

  毕竟,坐立不安的滋味是真不好受!

  李云盛饭出来时,惊讶地发现今天苏明的速度够快的。

  她笑着对他说:“你今天中午是没在公司食堂吃饱?还是今天的球赛不好看?平时叫你吃饭,你可磨蹭了。”

  苏明贴心地替李云拉了椅子,又接了碗,还傻笑着回她:“哪里呀,被菜香吸引过来的。而且我老婆今天真好看,想多看看。”

  “嘴抹蜜了?”李云听到苏明夸自己,心里甜甜的,仿佛回到了刚跟苏明交往的时候一样。

  其实,现在离她和苏明刚交往那会也不远,只不过苏明对她说“甜话”的次数越来越少罢了。

  尤其是在她两人结婚以后。

  重点是她现在算得上是新婚呐!

  她和苏明现在的这种情况,不应该还得要个一两年才会出现吗?

  她李云也知道,两人结婚了,把日子过好才是正事,平平淡淡才是真嘛。

  理是这么个理儿,可要人人都能做到道理说的那样,这世上哪还有那么多事儿呢?

  所以,李云还是经常会回想起,她和苏明那短暂热恋时的甜蜜时光。

  尤其是在半夜醒来,总是会怀恋那个温暖的怀抱。

  李云看着不时对自己傻笑两下的苏明,幽幽叹了一口气,伸手夹了几筷子菜。

  “来,你多吃点。别老吃青菜,你这营养不均,从今天开始我可不许你再节食减肥了啊。来,多吃点肉。”

  一会儿功夫不到,李云碗里就堆出了一座小山。

  她连忙从苏明的温柔旋涡里出来,阻止了他还在继续的投喂行为。

  “你今天怎么了?”

  苏明对李云眨巴眨巴眼,像是在反问她:应该是你怎么了吧?

  苏明按捺住自己就要喷涌而出的激动,往自己嘴里扒拉了几口饭菜,模糊不清地说:“我没怎么呀。”

  李云实在是躁得没了胃口,也不打算再跟苏明打太极了。

  再怎么说,她肚子里的也是苏明的孩子,是留,还是不留,他也有选择权,要是他不想要......

  想到这,李云突地鼻头一酸。

  她猛地吸了吸鼻子,心一横,几乎是闭着眼朝苏明喊了出来:“我,我怀孕了!今天去做了检查,快七周了,医生说‘他’很健康。”越说到后面,李云的声音就越轻。

  慌张,惊讶,喜悦,兴奋......

  连苏明他自己都说不清,听到李云真正说出口的那一刻,他自己的心情究竟是怎样的。

  静默无声,李云鼓足勇气睁眼的时候,正好苏明捧着碗呆掉了。

  四眼相对,两人尴尬,那气氛场面简直诡异得可以。

  李云事后忆起,那就像她两人正演着喜默剧,被人按了暂停键一样。

  不知道是不是李云强撑着的眼泪,趁她没注意,偷偷流了下来,苏明一下慌了神。

  他手忙脚乱地走到李云身边,温柔地抱着她,却一时口拙起来。

  憋了半天才机械似地说:“谢谢你,让我要当爸爸了。”

  “我就知道,你会要‘他’的。”李云无声地对着苏明的心口说。

  莫名其妙的委屈来得太突然,李云紧紧搂住了苏明的腰。

  怀中实在的温度让李云有了些许安全感,她没再开口。

  哪怕无需昭告天下,苏母隔日还是敲响了李云的家门。

  放下鹅,蛋,新鲜蔬菜,苏母欢欢喜喜地陪了李云一天,给她补了补身子,就潇潇洒洒地回乡下老家去了。

  就在李云顺顺当当怀胎快八月时,却出了岔子。

  苏母在老家意外摔了一跤,下不来床了。

  苏明担心母亲独居乡下,不知又会发生什么意外,便和李云一合计,打算回乡下养胎。

  李云心想,乡下清净又能跟苏母做个伴,便没做过多考虑也就同意了。

  可回乡下当天,李云心里就有了疙瘩。

  迎着微风,苏明陪着李云晚饭后消食。

  两人慢悠悠地走到了篮球场,球场上一群大大小小的孩子,球打得好生热闹。

  李云笑着轻抚孕肚,就像能看到自己孩子也奔跑在球场上一样。

  “哟,苏哥,你回来了?跟我们一起打球呀。那个大姐姐也跟你一起回来了没?”球场上一高中生模样的高瘦男孩对苏明挥了挥手说。

  “不了,你们打吧。下次再杀你个片甲不留!”男孩笑着回了球场。

  苏明万分自豪道:“我当初可是我们村的篮球王呢。”

  苏明转过头来,却看到了李云明显不好的脸色。

  他立刻反应过来解释道:“他刚才说的是王丽,我和她以前经常来这打球。”

  “嗯,我知道了。”苏明的那句“你别多想”还没说出口,就被李云这幅平静的口吻给憋了回去。

  见李云没再继续追问,苏明也就不多说什么了。

  他再楞也知道,跟女人,尤其是跟自己老婆聊自己以前的女人,绝对是没事找事,自找苦吃。

  何况,他苏明还不楞。

  苏明自以为聪明地避免了一场“口舌之灾”,却总有人来掀开人们自欺欺人可掩饰太平的遮布。

  村子里的人嘴碎,这李云已经不是现在才知道的事了。

  女人多的地方八卦多,闲话也多,更何况在“闲女人”多的地方呢。

  可李云没想到,今天人们闲话的中心居然是苏家,还有她!

  翻新了的苏家哪哪都不错,唯一让李云觉得头大的就是厕所在屋外,厕所外头还养了一群鸭。

  她撑着自己“大腹便便”的身子刚要起身,墙外头就传来了几道闲话声。

  声音不大,但李云还是听得真真的。

  “怎么好像有个几天没见着苏家那寡妇了?”

  “听说是摔了,家里躺着嘞。”

  “那她儿子也不见回来。”

  “怎么没回来?媳妇都回来了。”

  “哪个媳妇?”

  “还有哪个?不就是说家里最有钱那个做老师的,那天我看人家肚子都那么显了。也不知道是不是奉子成婚,苏家那小子一向玩得起。”

  “呲!就苏家那势利眼,不就只看得上有钱的?苏家小子上一个不也文静秀气,比现在这个还漂亮咧,听说那个肚子里都有了,最后还不是因为没钱没结成。”

  “哎,都知道上一个那家里没钱,现在这个家里不仅有钱,听说家里还有人是当官的哦。”

  “怪不得克夫,现在还趟床上。这人‘太厉害’了,没好下场的。”

  “行了行了,我们快走吧,等下让她听到了,不知道还会闹哪出。”

  李云蹲在茅坑上,起也不是,蹲也不是。

  脑子里就像有成百上千只小蜜蜂在嗡嗡叫般,恼得她脸都白了。

  最终她还是起身了。

  李云想站着揉会儿麻掉了的双腿,可想着想着她的思绪就飘远了。

  也不知她在厕所里呆了多久,直到外面几声鹅叫唤回了她的意识。

  这厕所门一开,可着实把李云吓得肚子都抽疼了一下。

  “妈?你怎么出来了?”李云担心地看着拄着拐杖站在鸭群中的苏母。

  “见你出来这么久,怕你像我一样摔上一跤,所以出来看看。”

  “哦,我没事,就是蹲久了,腿麻。”

  李云惨白的脸瞬间红了个彻底,说话都有些结结巴巴。

  她看着没什么情绪波动的苏母,暗暗呼了一口气,就像背后说人闲话的人是她一样。

  “也不知道妈这是听到了,还是没听到。”李云扶着苏母慢慢悠回家去,心里在不停地打着鼓。

  “身正不怕影子斜,说闲话的人就是闲。”李云刚踏进客厅,就见苏母扔下这句话进了自己房间,她楞在了原地。

  晚饭苏明照旧吃得不急不缓,饭桌上少有人声。

  李云却觉得有什么东西压着她的胸口,堵得她心里闷得慌。

  饭后,李云一反常态地没去散步消食,苏母也一言不发就回了自己房间。

  苏明站在大厅搔了搔脑袋,眼睛左看看,右看看。

  突然,苏母房门开了。

  苏明跟着进去。

  “妈,你今天好多了没?”

  “能下地了。”

  苏母摆弄着床头的一些小孩子玩意,看了苏明一眼,装作无意地问了句:“你和王丽的事,小云知道吗?”

  “妈,你怎么突然问起这个了?”

  “夫妻之间,有些事儿,你说,和从外人那听来,是两回事。”

  “妈?”

  “去看看小云吧,她今天可能心情不大好。”

  苏明轻轻把门带上,一头雾水地回了房间,刚好看到李云正趟在床上翻来覆去。

  “你今天怎么了?吃饭的时候就见你胃口好像不好。”

  “可能天太热,犯懒。”

  苏明无奈地笑了笑,凑到生闷气的李云前头。

  轻轻摸着她的肚子问:“怎么?跟我妈闹别扭了?”

  “没有。”

  “我妈这个人你也是知道的,又倔又好强,脾气是怪了些心却是善的。毕竟,我算是她一个人拉扯大的,我那个又喝酒又打人的父亲,你也是清楚的。”

  李云转过脸,有些心疼地看着苏明。

  可心软归心软,李云心里真是堵得慌。

热门推荐
免费注册